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要闻

汕头卫浴总公司

来源:技术     时间:2021-11-27 10:15

汕头卫浴总公司qt3f3,牡丹江丝网经销部,德宏羽毛总公司,牡丹江制鞋服务中心,承德涂料总公司

汕头卫浴总公司

小伙痴迷显微镜下的“微观雪世界”,坚持拍摄雪花15年   近日,北京初雪到来之际,网友张超把空中飘落的雪花,放到100倍显微镜下进行观察,再用相机拍下定格照片。菱形、五边形……晶莹剔透的雪花看起来形态各异,引来不少网友赞叹:“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真美。”   张超是一名气象爱好者,至今有15年多的雪花“收集”经验。他告诉紫牛头条记者,那天看到北京气温偏低,有下雪的可能性,就提前准备好机器,在附近的山区守着,“我每年冬天都会拍雪花,少则一次,多则三五次,像完成一个任务似的,坚持下来的动力就是‘爱好’两字,不拍就感觉这个冬天跟没过一样。”  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 孙庆云   走红网络   显微镜下放大100倍的雪花惊艳到许多网友   纷纷扬扬的雪花到底是什么形状?近日,北京男子张超拍摄的一组照片走红网络。在他的镜头下,平时肉眼观测无任何差别的雪花,被显微镜放大100倍后呈现出形态各异的形状,有的像六瓣花朵,有的像五边菱形,还有一片似乎被小猫偷踩了一脚,留下了猫爪似的脚印。   不少网友看到照片后,毫不吝啬地送上赞美之词:“永远相信大自然的审美,没有一片雪花是相同的,都是独一无二的”“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些独特的美”……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拍摄者张超,他告诉记者:“以前我也在社交平台发布过自己拍摄的雪花,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多网友关注过。”   拍摄这组雪花当天,他先是看了天气预报,知道有下雪的可能性,又判断了一下温度,觉得平原区的温度达不到拍摄要求,所以带着机器赶到附近山区的安全位置,“雪花拍摄需要一场比较靠谱的降雪,积雪有一定的厚度,并且气温要足够低。一般来说,零下七八摄氏度是比较合适的温度,这样雪花落到仪器上才不会化掉。”   张超说,显微镜可以提前连接好相机或者手机,等到雪降落下来,通过玻片采集雪花,“这时候直接去拍摄就好了。”   虽然说得轻松,但是在他看来,今年北京这场雪拍起来难度并不小,他忙碌3个多小时,只拍到了20多张,“首先还是温度上出现了问题,到山区也只有零下三四摄氏度的样子,雪花很容易化。另外,风力很大,经常会发生雪花样本被吹跑的情况,甚至连相机、显微镜整个都被吹倒。”所以这组照片尽管获得了很多网友的称赞,但他自己却不是很满意。   爱好使然   雪花“收集控”拍了15年   “不拍感觉跟没过冬天一样”   记者了解到,张超是一名天文工作者,从大学专业到工作,都和天文相关。摄影是他的爱好之一,2006年他首次尝试拍摄雪花,起因是他看到国外摄影师拍摄的一组雪花,自己也想尝试一下,“摸索了两年左右,终于拍出第一组成功的照片。”   张超说,想想那时还挺激动的。从那之后,每年冬天他都会拍雪花,少则一次,多则三五次,像完成一个任务似的,“不拍感觉跟这个冬天没过一样。”   他还记得拍出的第一组雪花照是在河北,降雪条件比较合适,他花了整整一晚上的时间,一口气拍出七八张成功的照片,“凌晨1点开始拍摄的,一直忙到中午,也不觉得困。”   银白色的雪地里,他一个人拎着仪器,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来走去,选择好位置后,再趴到地上,通过显微镜进行观察,“冷到受不了,就回屋休息一会,身子变暖后再出来继续拍,大概拍20多分钟,就要回屋休息一会儿。”   就这样,张超连续拍了15年,拍雪花越来越顺手。坚持下来的动力是什么呢?听到这个提问,他说:“其实就是爱好。”那时候,没有自媒体,网络也没现在发达,拍摄的照片不能都分享出来,“因为雪花种类特别多,我越了解越好奇,想知道还有哪些没有挖掘出来的种类,而且发现收集这些照片也挺有意思的。”   自然造美   “猫脚印”雪花引起关注   他说:“每片雪花都独一无二”   这组引起网络热议的北京初雪雪花照中,最受网友关注的是那片好似留有猫脚印的雪花,很多人好奇地发问:“是不是被小动物踩到了?怎么形成的呢?”   对此张超哈哈一笑,解释道:“其实是叠上去的一片雪花,刚刚生长出来,正好粘在大片雪花的上面。”   谁都没想到,这个大自然不经意间创造的“小巧合”,反而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张超说,在他看来,零下十五摄氏度左右时能看到非常大而复杂的雪花,“它们在不同的环境下生长,才形成了这些复杂又美丽的图案。”   他告诉记者,每片雪花都是独一无二的,不全是六个角,“更夸张的是十二个瓣的雪花,像小太阳一样。”   截至目前,为了收集雪花的形状,张超到过陕西、河北、青海等地,“河北以北的地方基本都去拍过。”张超说,东北雪花是他见过最漂亮的,他曾在东北见过最大的雪花,“直径超过2厘米,可惜它不够完整,只是一枚雪花的分支。”   “这种缺憾就会觉得非常可惜。”张超说,他在拍摄雪花时,心情总是跌宕起伏,“一会儿惊喜,一会儿懊恼。比如说一片雪花落到显微镜下,形状特别好,我正在高兴,一股风吹过来把它吹走了,我就会很后悔没早点抓拍。”   万物可拍   柴米油盐酱醋茶都能成为拍摄题材   他还拍过沙子和啤酒   张超向记者透露,他用显微镜不只是拍雪花,还拍过沙子、啤酒、电池的漏液和儿子的尿。生活里随处可见的一切,他只要想到,都会放到显微镜下观察一番。在他眼中,柴米油盐酱醋茶皆可成为摄影取材的道具。   在“追逐”冰雪的道路上,张超还把儿子吸引了进来。3年前北京冬天的一场大雪,他带着读三年级的儿子在自家小区的楼下一起蹲守即将到来的大雪,“因为带着孩子,那次拍的照片不算多,但是我和他都很开心。”   他还把妻子王燕平拉入了这个冰雪研究的“微世界”,2017年,两人合作出书《尊贵的雪花》,书里呈现了他们夫妻俩10多年共同拍摄的上千枚雪花的显微照片。其中有一张照片抓拍到他们趴在地上拍摄雪花的样子,虽然各自抱着显微镜面朝不同的方向,但动作极其相似,默契感十足。有网友在知晓他们的故事后,留言感叹道:“好酷的一对科普夫妇,有点小浪漫!”   张超说,“北京初雪”这组照片在网上火了以后,能从评论区感受到大家对自然的喜爱,还有人向他询问雪花的拍摄方法。   他告诉记者:“其实像我这样观察生活并不难,门槛也不算高,只需要一台普通的显微镜,再等上一场靠谱的降雪,就可以带着孩子在家门口收集雪花了。”